诗人在新世纪死于荒漠

肃穆。

当我裹紧大衣面迎风雪,终是登上了殿元山顶时,脑中便只剩下这个词。

就允许我擅自将这里称作奥林匹斯吧。

雪留下的,是视野清明。甚至可以看见形状奇特的断壁残垣上的罗马裂纹。与之前去过的缘之教堂不同,没有神父、修女和唱诗班,这里是离神奥地方的天空之上最近的地方了。它是笼罩在灰黄与白之间的艺术作品,追溯到复兴前的诙谐华丽,不近人情。

这让我想起了家乡性质相仿的那座古塔。可它居于景点都市,又有人气不错的道馆训练家坐镇,纷纷奢奢着,给人以本无需拥有的亲近感。神认可了人后,从云端垂头,响彻灵魂的是人之声。

神奥地方的神明似乎爱好将自身所能及之物赋予用心祈祷的人类,后便昂首高高在上。妥协与附势和他们没有丝毫联系...

段落

文风突变,写完后发现就是在写眼神交汇的题嘛

1
博丽灵梦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着股轻飘飘的劲儿,魔理沙偷偷侧目看她,结果也变得轻飘飘起来,她把原因归咎于恼人的花朵淡香。是从哪里来的香气呢,这个季节神社附近是不会开花的。魔理沙漫无目的地想着,看起来像是聚精会神地盯着扫帚。扫帚随着她手部的动作在地上一下两下,也好像在她的心里一下两下,她显然没意识到这块地方她已经扫了很久,现在连一片树叶都看不见了。是灵梦养的花吗?那家伙不像是有这种闲情的人啊?我还算是挺了解的——不,说不定她就是有这种兴致呢,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嘛……啊。指节脱力,扫帚躺在地上。雾雨魔理沙蹲下身来去抓起扫帚柄时望见博丽灵梦看着她,嘴角弯...

© poko | Powered by LOFTER